声画危机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泽:

打开虾米切换到窦唯的歌
想起那次拍照 他问我 你知道这是谁的歌吗 我说 上帝保佑
10号离开上海 今晚开始整理行李 堆积了两个柜子的衣服 不知道要往哪里寄 桌上看似有用却不一定用得着的东西 迟迟不舍扔掉 每次过夜出行 我觉得只要一套衣服一部手机 所以生活的房子里也只需要洗漱用品一张桌子一本书一支笔几件衣服就足够 但整理起来 几个箱子都不够 想起踏血寻梅里的一句台词:原来一个这么瘦的人 也有那么多脂肪。悲从中来 于是更想听歌 从窦唯切换到陈升 才意识到陈升早已被封杀
行李很重 重的不是离别 重 是目的地 悲 是未知与将来 那些夏天的衣服 寄回家吗 到了夏天 又把冬天的衣服寄回家吗 所以 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脑中重复出现笑忘书的旋律
“我快乐到孤独 我缺乏到满足 人大了 开心都想哭” 某人说 未来几年的目标 就是去日本定居几年 我如果有选择的机会 到哪儿都好 就是不回家
再次想到那个拍照的下午 窦唯的 噢 乖

三塔比比比:

又一个夏天。
浓郁又安静。

翻到很多便签和旧信。
读了好几遍。

多刺的仙人掌。
暴晒在阳光下企图开花。

台风的天气。
猫咪也逃之夭夭。

公园里大大小小的人儿。
千奇百怪。

一切喧哗。
悄然无声。

三塔比比比:

仪式感很淡,不会去买月饼,也不怎么主动祝福。

会想爷爷,想如果他还在,会不会是笑着听他弹琴的另一番光景。


身边的朋友们似乎都在奇遇当中。

有裸辞的,有开始同性恋爱的,有即将远行的。


夏末秋初,一年很快又要过去。

徒增了年岁,自己却没什么长进呢。


总是借口忙和累,少做了很多事少走了很多路。

越来越愚钝啦,还不求上进哈哈。


今年生日,许了和去年一样的愿。

和前年也是一样。


整理旧物的时候看到自己几年前的提问:

“会用几分力去做自己不喜欢却不得不做的事”


坐着想了很久,

发现如今依然给不出答案。


其实很多人在默默陪伴,所以绝不能泄气。

自己觉得不如意的生活讲不定还有很多人羡慕。


千万要记得微笑啊。

讲一个笑话吧。


公司有个同事每次见我都要很大声叫我三比塔塔塔

一直憋笑超累的啊哈哈哈哈。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