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画危机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肉腾腾:

那天是圩,上午的村子几乎走空。儿子把前几天捉到的画眉带到镇上卖了80块钱,在最好的饭馆里就着一碟花生和一盘猪肉干了几瓶啤酒,剩下的钱全输光了才晕乎乎地荡回来。
想起父亲床底下还攒了篮鸡蛋,他拖出来的时候被父亲拦下了:那是给你三叔留的。他今天从城里带着孙子和年货回来,过年钱也会有的,再忍忍罢。

肉腾腾:

他被逼到墙角之后索性蹲下来,裹紧了棉胎,涨红的脸露出半边,一只手拨弄着草,一只手蜷在膝上簌簌发抖。
愤怒又好奇的人群不断叫嚷着:偷什么了!藏哪了?交出来!
他突然发出一声闷吼,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团猩红的物件来。
众人惊呼,定睛再看,是半幅春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