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画危机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肉腾腾:

大概是听到纷纷的同情变成了猜疑,原本蹲着哭的她慢慢升起来,叉着腰用干涩的眼光睨视着众人。

大人们忙讪笑着说哦哟哟,你受委屈了,赶紧去拿包好吃的玩儿去吧。

众人相视一笑,逐渐散去。能用一包糖果解决的事,不算什么事。


肉腾腾:

那天是圩,上午的村子几乎走空。儿子把前几天捉到的画眉带到镇上卖了80块钱,在最好的饭馆里就着一碟花生和一盘猪肉干了几瓶啤酒,剩下的钱全输光了才晕乎乎地荡回来。
想起父亲床底下还攒了篮鸡蛋,他拖出来的时候被父亲拦下了:那是给你三叔留的。他今天从城里带着孙子和年货回来,过年钱也会有的,再忍忍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