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画危机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壴丯:

I'd climb every mountain, 

我愿翻山越岭,

And swim every ocean, 

漂洋过海,

Just to be with you, 

只为伴着你,

And fix what I've broken, 

弥补我所破碎的。

壴丯:

내 곁에 있어줘,


留在我身边吧,


날 기억해줘,


记住我吧,


너를 좋아했던 나의 마음을,


曾喜欢你的 我的心,


행복해 비록 네 곁에는 내가 없지만 (언젠가는),


幸福吧 虽然你的身边没有我(总有一天)。

aquilo:

[第八十张明信片&多久后]



我们最后总是会坐在台阶前,把雨滴和青草编织成河流,那细小坚定的旅行者正盘算,亿万年不停的征程,我们都曾是很好的织者,织出了绚烂光滑,也织出了痛苦且动人的银河。

芥小末:


相框里的老相片,

陪我到凌晨好几点,

地球拜托转慢一些,

就像在七月的冬天,

下雨的晴天,

偶尔霸占你的思念,

在不知不觉间,

又浮现,

像窗口那杜鹃,

多敷衍,

不会想再去经历一遍,

大不了闭上双眼,

再熬过一天,


怪我不挽留,

怪夜色太温柔,

像破碎的酒,

再刺痛伤口,

熬不过这等候,

连回忆都不给留,

怎样才能算拥有,

忘掉你,

还要多久,


街角的小书店,

还是会留灯到很晚,

沥青路上倒影的图画,

只有从前一半,

小说里的书签,

翻过每一篇,

习惯你喜欢描的红线,

在每个字里行间,

没寄出的明信片,

丢掉的烂和弦,

都是,

作茧自缚的肤浅,

或许该睁开双眼,

别自我催眠,


怪我想太多,

你眼神太闪躲,

我急着占有,

这无理要求,

谁厌倦了这等候,

还能和谁要温柔,

就当作我不够成熟,

也不必太念旧,

还要多久,

还要多久,

还要多久。

芥小末:

“皱眉不好看。”

“不要总叹气。”

“你心事太重了。”

“要做积极的少女呀。”


于是我发誓要当一个乐观的人。

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

一边因未知的挑战坐立难安,一边装作若无其事,昂首阔步,走路带风,眼角嘴角都是微笑。

生活渐渐忙碌起来,身边充满形形色色的人。

可是却失去了原有的平衡。

偶尔觉得心里很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