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画危机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莫西顾:

感觉八百年没上来了...推歌这件事一松懈再捡起真的好难啊。

今天推这首白媚生,是白不是百。可能经常刷抖音的人早就把他们的另外一首"心如止水"听烂了,但是这首我觉得更让我惊喜,"心如止水"朗朗上口,偏流行一点,而这首我觉得就要有趣多了,比较能吸引我这种偏爱"花里胡哨"的人的耳朵,那段我也不知道叫戏腔或者花腔亦或者别的什么唱法真的绝了,让我回想起GAI爷的那段虎山行,一开口开天辟地,天地开明。


歌词:

Ice Paper:
傲雪凌霜披上头 勿显清高平心谋
只为清闲举杯醉 敢轻富贵笑王侯
仗笔天涯寻梦人 路人难得几回闻
若有知己共桥上 不枉此行度余生
春风吹 吹皱眉
百无一用的读书人
他摊开手掌对我说
怨我太啰嗦 怪我太笨拙

时辰正巧见了鬼
知之甚少倒了杯赔罪
敢问阁下是哪一位 生前是谁
她慢慢抬起头 曾几相逢的妆
哀泣似月如钩 不禁人心发慌
没时间介绍我自己
和妖怪讲什么道理
暗自下决心要逃离
奈何手无缚鸡之力
可转念一想人间更可怕
不如解救那故事中的她
双手还有些许温度
势必将你抽离束缚
赶在黎明破晓之际
找到属于你的归宿
傲雪凌霜披上头 勿显清高平心谋
只为清闲举杯醉 敢轻富贵笑王侯
仗笔天涯寻梦人 路人难得几回闻
若有知己共桥上 不枉此行度余生
孤矢:
不识书中仙 终日太疯癫
手握书卷踱步思量忽蹙眉耸肩
叹道 时运不济 数年屡试不第
不知还要熬多少春夏秋冬天
忽闻窗外传来了哀泣
遂循声而去见一白衣少女
不明其来历 且探听她来意
低头不语 却指向那远处的庙宇
她转身离去 也不知怎么就看得出神
跟到山野孤坟 这夜黑无人
可一介读书人 心里真是害
怕遇到个野匪巫人 或是野鬼孤魂
她似笑非笑 绰约多姿 媚眼如丝
着实慑人心魄 一时竟不知
此是现实幻影还是被梦 境缚之
Ice Paper:
傲雪凌霜披上头 勿显清高平心谋
只为清闲举杯醉 敢轻富贵笑王侯
仗笔天涯寻梦人 路人难得几回闻
若有知己共桥上 不枉此行度余生


壴丯:

I'd climb every mountain, 

我愿翻山越岭,

And swim every ocean, 

漂洋过海,

Just to be with you, 

只为伴着你,

And fix what I've broken, 

弥补我所破碎的。

壴丯:

내 곁에 있어줘,


留在我身边吧,


날 기억해줘,


记住我吧,


너를 좋아했던 나의 마음을,


曾喜欢你的 我的心,


행복해 비록 네 곁에는 내가 없지만 (언젠가는),


幸福吧 虽然你的身边没有我(总有一天)。

红泥老火炉:

二胡的悲怆恐怕没有什么再可替代的了。